逸畅园随想

逸畅园是哈密尔顿花园群落中的一座中式园林。

哈密尔顿花园位于哈密尔顿市郊,是新西兰著名的游览胜地,新西兰第一大河怀卡托河(Waikato River)从园中穿过,使它成了一座有山有水,既有自然风光,又有巧夺天工的建筑艺术和艳丽花卉的园林。怀卡托河清澈如镜,野鸭水鸟在河里嬉水觅食,时而有雏鸭在妈妈带领下排着队穿过桥孔。这是一个群落式花园,占地近六十公顷,由各种不同风格的花园组成,集中了世界上不同的文化精髓。有印度园,英国园,意大利园,现代派(美国)园,日本园和中国园等。

中国园取名逸畅园,英文名叫Chinese Scholar Garden, 直译为“中国学者花园”。语言翻译会遇到词汇“匹配”的瓶颈。“逸畅”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与之相匹配的外文词汇的。而scholar(学者)很好的跳过这个瓶颈。学者,士大夫也!文人雅士,曲水流觞,宛若白釉上淡雅的青花,为“逸畅”这两个字点睛出水墨写意的中国注解。仿佛间,石径上似乎踱来了唐寅的履音,而池塘上泛起的涟漪,是否秋香的眸子滴落的清波呢?

逸畅园是哈密尔顿花园中的面积最大的一座花园。而美国园和英国园则相对小许多,走进园里一览无余。而逸畅园,你不能说它是一个花园,而是一座自成体系的园林。步入园门,脚下是中式园林风格的碎石路,抬眼从两边茂林修竹的夹道望去,是一扇弧形拱门,门顶上雕有“瓣门”二字。瓣门的出处无法考查,是散落在甬道上的花瓣落英,启发了题名人的灵感?进得瓣门,曲径通幽,来到一座石砌拱桥,名为柳桥。过桥有一池塘,名月莲池。我们在桥边的太湖石上小坐,看池中涟漪,池水清澈,池鱼嬉水。一泓清池,蓝天白云倒影其中,影中清晰可见鸥禽翱翔,树影婆娑,令人顿时心旷神怡,百愁俱消。

宁可食无肉,不可居无竹,竹是中国园林不可或缺的。走过三四十米的一道幽静的竹林碎石小径上坡,经过春花巷,观石廊,来到了紫云院。院里有一座在山坡上用太湖石堆起来的假山。坡上有长亭一座,上面的名字已依稀难辨。但英文名字叫Golden Pavilion, 姑且称之为金亭吧。站在亭前凭眺远望,只见怀卡托河像一条玉带,静静地伸向远方,河的两岸山花烂漫,村落参差,有人牵着狗在河滨遛步,河面不宽,最窄处仅十几二十来米。眼前景物给人的感觉是一个字:静,静得几乎听得到树叶掉落的声音。

逸畅园是中国无锡市赠送给哈密尔顿的。整个园林从取名,设计,营造都是由无锡市的园林专家担任的。无锡市和哈密尔顿是姊妹城市。这座逸畅园是两市友好往来和经济文化交流的结晶,通过这座中国花园,新西兰人民和来自世界各国的游客享受到“小园香径独徘徊”的中华文化的瑰宝,浸润在浓浓的东方文化的氛围中,感受到世界文化遗产的美妙。

和传统的中国园林一样,每个景点都有一个美丽的名字。凌驾在月莲池上的一座曲折回环的小桥,俗称九曲桥(英文图上注为zigzag bridge),起名紫藤桥。启悟洞是一个狭窄的隧道,穿过它可从捷径抵达凝云院太湖石旁。而鸟语岛不过是月莲池里的一块石头。听来却使人浮想联翩。

静静的怀卡托河,你是那么宁静清澈,你在和平的新西兰缓缓流淌,你拥抱着爱好和平的新西兰人民,你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大洲的游客。什么时候,底格里斯河,幼发拉底河,约旦河也能像你一样地平静?让那里生活在纷乱动荡中的人民也享受像新西兰一样的宁静与和平?

我坐在长亭里,望着怀卡托河,思绪在目光的肩上,随河水漂向远方……